走访丰水季,新一幕“矿权洗牌”剧悄然上演

丰水期临近,早一天找到电价低廉的矿场,谈妥需要服务的矿工,都能带来不菲的回报。忙碌成为矿业中的一纸剪影。但是,忙碌背后,矿业发家致富的关键何在?

黄猛很忙。自从气温回暖之后,他就开始辗转在全国各地:四川、深圳、沈阳、北京,步履不停;前一天还在北京的写字楼,后一天便出现在南方的某处矿场。丰水期临近,早一天找到电价低廉的矿场,谈妥需要服务的矿工,都能带来不菲的回报。而他的奔波只是南方丰水将近时节,忙碌矿业中的一纸剪影。

抢占电价低点,丰水期帷幕徐徐拉开

逐电而生,是加密矿业最明显的一个特征,而币价、电价以及全网算力三者共同作用决定矿机能否开机的关键。枯水期,南方水电供应中断,成千上万的 矿机 迁徙北方维系生意。当丰水期到来,水电供应充足,电价低廉, 矿机 便会再次迁回南方。

“5万负荷机位招商!4月份通电”;“一手厂源,5万负荷,42580个机位预订中,提前预订,4月享受优惠价,500台起托……”在矿工微信群当中,以电力负荷为卖点的矿场招商广告频频出现。隐藏在这些广告之后电价合规情况、供电是否稳定以及矿场运营能力,这三方面因素都将决定最终合作成败。

政策依然是横亘在矿业面前最不确定的因素。自今年1月份开始,矿场集中地四川等政府便开始出台相应的政策法规,监管丰水期的加密矿业。一方面要求要求依法取缔无任何审批手续的矿企,另一方面则是要求引导矿场退出当地,并拒绝新增矿场开办。

1月4日,四川金融风险办公室出台矿业监管政策

强监管使得矿业合规化、规范化运营逐渐清晰,无形中保障了从业者们的权益。

稳定的电力供给是成败关键

电力供给稳定, 矿机 收益才能够得到保障。一旦电力发生波动,轻则收益受损,重则影响 矿机 寿命。而与电力供给因素直接关联的便是矿场建设,兴建板房、布置高压电、排布网络都十分考究。大到变压器型号选择、电缆型号匹配,小到电源插座规格、位置分布,都考验着矿场的建设者。唯有精通此道的矿场主才在这次PK中获取足够的客户资源。

矿场部分设备需求清单

矿场布置复杂,便携的“集装箱矿场”孕育而生。2018年3月20日,比特大陆官宣发布移动式矿场ANTBOX,最多可容纳324台S9 矿机 ,初售价格高达18万元,而目前其官网售价为8.8万元。除了这些有明确产品参数的集装箱矿场,也有一部分个人矿主选择了自行组装,虽便于运输,但整体性能较差。

集装箱矿场虽然便捷且利于管理,但是由于高昂的成本以及容量不足的问题,并没有真正普及开来,目前市面上常见矿场仍是传统的板房结构。“矿业并不是一个喜欢搬迁的行业,矿业喜欢稳定。”Rawpool矿池市场负责人黄猛如是说。当前币价仍处熊市低迷,矿工们不得不选择电价低廉处求生,如果币价处在牛市高点,绝大多数矿工都不会轻易选择搬迁,搬迁过程中流失的每一分秒都意味着极大的经济损失。

抛开这些显而易见的资源条件,矿场运营能力同样关键。一般情况下,一家矿场都会同时托管多个客户的 矿机 ,这些 矿机 型号、性能都不同,管理方式也是千差万别,如果矿场运营能力欠缺,那么很难管理好托管 矿机 ,遭遇突发故障无法第一时间响应,必将造成客户的损失。更有甚者,会将客户的算力偷偷切换到自己账户,谋取利益。

此外,矿业重资源,电力条件又具备一定的资源垄断性,如何打通好各方面资源关系,免除矿场后顾之忧,同样考验着矿场运营能力。

矿场的选择是一件非常谨慎的事情,除了现场实地考察之外,还会和供电方沟通,从各个环节中规避掉风险。

千里行程,漫漫 矿机 迁徙路

两个月后,身居内蒙、新疆等地的 矿机 或许将迎来新一度南北迁徙。离开偏远、干燥的北方边疆,他们的目的地是偏远但却湿润的南方密林。不过也并非所有 矿机 都会迁回,那些与矿场签订了全年托管协议的矿工们,将依旧按照协议将 矿机 放到委托的矿场中,无论枯水、丰水;而除了ASIC 矿机 之外的显卡 矿机 ,由于对湿度环境的要求,大概率并不会迁出相对干燥的北方矿场。

矿场地理位置偏远,人烟稀少,交通并不便利。需运输的 矿机 数量庞大,小型车辆无法满足运输需求。铁路运输中转较多, 矿机 易破损。 雇用价高便捷的大型货车成最优选择。

部分包装好的 矿机

除却大型货车,近年来越发完善的物流网络也成为了 矿机 运输的备选方式。德邦物流每年都会承接众多 矿机 运输的订单,但物流运输途中,不可控因素过多,而 矿机 又隶属于高精密设备,并不适合 矿机 的大规模“迁徙”。不同于一般货运, 矿机 运输需要专门的包装纸箱,以及足够厚实的泡沫填充物,包装的好坏,也直接关系着 矿机 的运输安全,并直接关系上架后的运行性能。

综合而言,每台 矿机 的运输、包装费用合计在15—20元之间。但这一价格也非行业标价,由于运输距离、运输状况等情况的不同, 矿机 运输单价可能更高。

除了运输费用, 矿机 上架、下架同样占据成本开销。矿场管理人手有限,并不能完成上万台 矿机 的上下架工作,一般情况下,矿场会选择雇佣当地村民,搬运 矿机 并摆放到对应的架子上,再由矿场专业的运维人员来布置线路。而这笔费用最终会由托管 矿机 的矿工支付。不过当前,币价低迷,矿场同样需要托管盈利,上下架费用便被折算进电价当中,并未单独结算,但如果行情位处高点,这部分费用也将额外支出。

矿业热潮汹涌,但盈利仍需精耕细作。

据业内人士透露,丰水期收益预计能够占据全年收益的六成,而部分矿场的收益更是丰水、枯水五五开。诚然,丰水期带来了低廉的电价,但却也带来了更多的竞争者——电价低廉,之前关停的 矿机 重新启动,算力难度回升,同等 矿机 的收益也随之下降。丰水期收益并没有想象中乐观。

挖矿的本质是趋利的,尽管南北方矿场水火不相容,但却因为利益因素达到微妙平衡。”Rawpool 矿池 市场负责人黄猛对链得得说,“但是,丰水期大家还是相对看涨的态度。”

除却市场走势,矿企、矿工自身管理能力、资源条件同样影响最终盈利。矿业产业链复杂,继牵涉芯片研发的高精尖环节,又涉及电力资源等资源密集型产业。复杂的环节带来了更加错综复杂的利益分割。

而在利益面前,各色小概率事件也随时可能发生。矿场坐地起价、电价供应受阻、甚至恶意解约都可能发生在这场丰水期战争中。其中,尤以电力供应环节最易发生问题。在电站与矿场之间,往往会存在一个“中间人”存在,他手中掌握着电站的盈余电力,而矿场主们也只能通过他们买到电力。但是当前币价不高,这些“中间商”也并不会选择轻易违约,坐地涨价;但是一旦币价高涨,电力需求将会猛增,重回卖方市场,那么“中间商”作恶的可能也将随之提升。

如何规避这些风险?处理应急问题?目前业内尚没有标准答案,但不可否认的是,“货比三家”,更多的答案还是要从一次次沟通对接中获取,而这便也与文章开端的场景相呼应:丰水期将至,奔波成为了矿业的常态。

因为潮水袭来,唯有随波而动。

声明:本文来自火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火币网-www.qihuob.com】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