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宇航:技术才让人振奋,“币圈新贵”赚钱后已慢慢退出市场

“无币区块链才是行业的唯一选择”。

出品 / CoinVoice

文/羽扇

律师、互联网金融、投资人、政协委员,郭宇航拥有着诸多的身份和头衔,是名副其实的跨界大师。

十岁就学习计算机,坚信技术改变世界的郭宇航,对各种新兴科技都拥有极大的兴趣和热情。互联网金融、 区块链 ,郭宇航都最先发现了新技术带来的巨大潜力。

律师的背景,使得郭宇航对于政策有着自己独道的理解,与多数惧怕监管的创业者相反,郭宇航创业之初就和监管部门密切交流。

法律是厌恶风险的,而郭宇航却喜欢追逐新的事物和新的模式,相互矛盾的二者的结合使得郭宇航身上拥有一份独特的气质。

求新、求变、求真,郭宇航善于在追逐不确定性的过程中,调整自己的方向,先后抓住了互联网金融和 区块 链 两波浪潮。

以下为采访实录,希望对您有所启发:

CoinVoice:您的履历十分丰富,从律师到互联网金融、投资人再到 区块 链 领域,能分别简单介绍一下这几段经历么?

郭宇航:因为学的是法律,毕业就进入了英国律师事务所,回国后我参与了国内律师事务所的创业。

但是在律师服务的过程中,我一直都关注新兴领域,包括2000年开始的互联网,这些科技类的创业企业,本身就是我做律师服务的主要对象,因为我对技术有偏好,自己十岁就学电脑,所以对于技术改变世界,推动社会进步这件事情是特别认同。

刚做律师的时候履历不够丰富,经验不够丰富,但是与科技企业的创始人交流,我们拥有共同的认知,就会产生化学反应,容易得到他们认可,所以我自己独立做律师以后的第一批的客户都是科技类的互联网企业,在这个过程中也开始慢慢地产生了创业的想法。

在2011、2012年我才有了这么一个契机去创办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而在此之前,其实从律师已经开始逐渐地往投资方面转,2007年参加了交大的关于风险投资的相关培训。我在2000年做律师的时候,已经开始帮助早期企业做融资,担任融资的法律顾问,应该是中国比较早接触风险投资的一批律师。

创业以后,2016年公司相对比较稳定的时候,也融到了很多著名机构的投资,之后我又回归到自己的兴趣,2016年开始创办了星合资本,开始对于金融科技的早期企业进行专项的投资。

CoinVoice:您投身 区块 链 主要是看好 区块 链 行业的哪些特性?进入 区块 链 行业之初成立星合资本的背景和初衷是什么?

郭宇航:成立星合资本之初并不是专注在 区块 链 领域,更多是在金融科技领域。我们早期基金投了十几个项目,给到投资人的回报也非常不错,在金融科技这个赛道不断投入的时候,2017年发现了 区块 链 的机会。

其实在2014、2015年了解到比特币的时候我就有所关注,但那时主要精力在创办点融,所以在这方面没有实质性的投入,在2017年开始接触到相关的 区块 链 公司,我们走访了大量的 区块 链 技术公司,不是发币公司,对杭州的云象、趣链、秘猿这些公司进行了深度的了解,甚至于对其中的一家已经进行了完整的尽调,准备要进行投资了,这都是以技术驱动为主导的。

后面就看到了一波发币的行情,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没有用基金的机构投资,我个人少量地用自有资金参与了一些,见证了整个加密货币市场的一轮起伏。

区块 链 技术本身对我最大的吸引力,是它对于不管是信息的无形资产的产权,还是对于有形的产权权属的登记,这方面去中心化的方式可以保障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对于我们学法律的人来说, 区块 链 有它的特性。

同时我又做互联网金融,在互联网金融上数据的共享,信用信息的共享,包括各级政府和散落在全社会各个角落的数据的打通,似乎用 区块 链 结合Token的方式是能够形成一个有效的数据生态的,这也是我对于 区块 链 未来的期许,所以我进入了 区块 链 行业,进行深入的了解和推动。

CoinVoice:星合资本比较关注和看好行业内哪些细分赛道及项目?

郭宇航:我们分为两类,一种是底层技术,我们投了天云大数据,作为大数据分析帮助金融机构进行在线反欺诈的人工智能、大数据的公司;我们也投了一批商业模式类的,比如说汽车金融,我们投了联众汽车;我们也投了消费金融公司,极速云;我们也投了用技术和系统支撑来解决私募基金的整个的合规和信息共享的一个公司,叫迅策。

所以从大的类型来说,我们关注人工智能、 区块 链 ,这些底层技术改变金融类的公司,同时我们也关注商业模式类的,利用互联网和在线运营方式来解决新型的金融资产的获取的这类公司。

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我们开始关注金融科技的出海,在东南亚国家,我们孵化了两家企业,目前都已经盈利了。我们帮助东南亚当地相对落后的金融体系进行获客、在线风控和在线信贷的模式的输出。

CoinVoice:前两天我看到一则消息,说您将暂停在 区块 链 和人工智能方面的投资,请问这是真实的吗?

郭宇航:是这样子,本来我们应该是会有第三只基金的募集。事实上我们在金融科技领域里面,有一类我们基本上不投了,就是商业模式类的,除了商业模式去东南亚的那部分我们还在看,纯粹的在国内进行金融的商业模式创新的项目,我们基本上不投了。

因为现在和两三年前整个的政策环境有了巨大的变化,所有的非持牌机构的金融活动,未来的生存空间在可见的3-5年内会被大大地压缩,对于持牌金融机构的投资需要的资金体量又很大,也不适合早期投资机构。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们对于这类国内模式类的项目暂时就不投了,对于技术类的和模式出海复制这一部分我们还在关注,但是投资的节奏和速度肯定会大大放慢,会更谨慎。

CoinVoice:您曾说“无币 区块 链 才是行业的唯一选择”,这句话如何理解?

郭宇航:因为 区块 链 它本身脱胎于 比特币 , 比特币 的金融属性是毋庸置疑的,而金融在中国是严格管制的领域,我们习大大也说过金融是国之重器,所以在这么一个领域里面进行技术的完全创新,在中国的大环境里面并不适合。

很多金融监管领导给予我们非常恳切的指导,是说以无币 区块 链 作为技术推广的主要的口号,不要过早的把 区块 链 跟金融进行绑定,这样才能够在我们严格的金融管制的背景下赢得技术发展的空间。所以这也就是这句话背后的真正含义。

在 区块 链 技术没有成熟地深入人心,成为举国的一个共识的情况下,我们希望能够落地到脱虚向实,能够真正地解决问题,提高效率,降低成本,而不要过多地强调它的金融属性,所以无币 区块 链 是基于这么一个背景来提的。

CoinVoice:我们知道您现任中国 区块 链 应用研究中心的理事长,请问中国 区块 链 应用研究中心的初衷和愿景是什么?

郭宇航:当时我们成立的初衷就是基于北京金融监管部门的要求,希望在 区块 链 领域里面进行自律。当时ICO还没有普遍发生,是在2015年底,2016年初的时候,我们就发起成立了中国 区块 链 研究中心,而整个行业里面很多头部的创业者,包括李林、徐明星和邓迪,都是我们中心的发起理事或历任理事长,我是第三届理事长。

在2018年初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了整个 区块 链 行业的蓬勃兴起,我们的愿景有两个,一个是成为监管和行业的沟通桥梁,一个是成为中国 区块 链 行业和世界 区块 链 行业沟通的通道。所以我们在海外有四个分中心,在国内有四个分中心,在2019年还会继续拓展我们的版图。

CoinVoice:您一直很强调监管与合规,那么您认为目前行业如何才能规范?多久才能规范?

郭宇航:我觉得合规需要两方面力量的共同博弈,首先创业者希望成功,希望在规则不明确的时候迅速地占有市场,监管者需要有一个平衡,在技术最终的后果不明确的情况下,如何在有利疏导,把技术的发展纳入可控的范围,又不轻易扼杀创新。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整个 区块 链 要能够达到这么一个境界,需要创业者和监管者的共同努力。

我们中心的价值就是让这两者能够建立起沟通的桥梁,我们在整个2018年召开了不下7次的闭门会议,召集监管的一线官员和我们创业者进行面对面地沟通,这才是达到这样一个目的的一个有效方式。

CoinVoice:您认为2019对于 区块 链 行业会是一个转机之年么?行业要真正大规模良性发展需要哪些条件或者时机?

郭宇航:我觉得很多转机不能以年份时间来界定,我们更多的是关注核心技术的突破,这个技术的突破也许是一年,也许是两年,也许是更长的时间,但是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人才涌入,这个行业的发展会大大加速。所以从现在来看,我们认为越来越多的人开始不关注币价了,但是还有很多人沉淀在 区块 链 行业里面,进行付出,这样的话转机可能会来得更快,但你很难预测是今年还是明年。

CoinVoice:从个人角度来说,进入 区块 链 行业这三年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郭宇航:这个感受我觉得从两方面,因为讲 区块 链 你很难脱离币去讲,我觉得币在过去的两三年的波动其实就是镜花水月,外表看起来很美,其实是非常虚的,一戳就破的。

但是 区块 链 的技术本质还是非常令人振奋的,我看到有很多入圈较晚的传统投资者,在2018年都遭受了很大的经济损失,非但没有赚到钱,反而亏了很多钱。但是往往这批人还能够坚守在投资的一线,进行行业的深度孵化,进行精力和时间的投入。这些人我觉得已经是看到了 区块 链 技术未来的广大价值。

而原来我们所谓的叫币圈新贵,这些人其实赚到钱之后慢慢已经退出了市场。

经过这样的市场洗礼之后,真正的信仰者的进入会为未来3-5年的 区块 链 发展带来很好的积淀。

CoinVoice:曾有人评价您是特别很敏锐的商业嗅觉的人,互联网金融和 区块 链 都踩准了节奏,那您觉得是哪些什么原因让您具备这些异于常人的优势呢?从小的家庭成长环境,还是后天培养的工作习惯?

郭宇航:我的个人兴趣比较广泛,所有对我而言那些标志性的转折,都是基于跨界:从律师到做投资,从投资到创业,从创业再回归投资,很多时候我看到的是我自己熟悉领域以外的吸引我的新的发展机会。

通过法律的训练使得我对很多事情有深度的逻辑思考,在看到新的机会时就比别人会准备得更充分一些,而兴趣广泛也为我打下了在新兴领域找到最优秀人才去交流的这种可能性。

我的个性比较开放,喜欢追逐新的机会。我对于技术能够推动整个社会进步,是从小就打下的一个概念。就像我刚才跟你说的,十岁学电脑之后,我就对于计算机技术很看好,后来到2000年做互联网的时候,看到互联网技术对于整个社会推动是不可逆转的。

所以我始终坚持以技术为本源驱动的各种商业模式创新,不管是我做互联网金融,还是投资 区块 链 ,我都是最先发现所谓新技术带来的巨大的潜力,哪怕它是不确定的。

这与我所学的法律的特性是相矛盾的,法律是厌恶风险的,但是我本性是追逐新的机会、新的模式和新的可能性的,我具有拥抱不确定性的创业者的特质,这两者的结合会跟别人略有不同。

CoinVoice:我注意到您有一个个人微信公号,经常分享一些您的个人思考和观点。那么对写作这件事情本身您怎么看?

郭宇航:写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提炼自己思维的一个方式,其实更多的是对自己进行梳理。如就比如今天的演讲,只要去讲你就要去思考,思考的过程你就要落笔写,写的过程是一个再思考的过程,很多东西你脑子里模糊的有一些概念,通过写作的方式写出来之后,你会发现有很多东西是值得斟酌的,需要字斟句酌的时候你的思路会更清晰。

需要更多的材料来支撑我的观点的时候,我的团队就会发挥作用,能够让我的每一个观点背后是有非常广大的事实来进行支撑,而不是一个主观的臆测。我觉得写作是能够把主观臆测,变为一个考据类的思维严谨的方式的一个重要手段。

CoinVoice:如果给您自己贴三个标签的话,您会贴哪三个标签?

郭宇航:求新,求变,求真。

我追逐新的事物和新的模式,追逐在不确定性中调整自己的方向,比如说我所从事的原来的互联网金融和 区块 链 都是没有法规,没有成熟的既有的规则的,但是通过创业去创设规则,这是我在新行业中求新和求变的一个体现。

我们也不追逐短期的盈利,或者是所谓的暴利,我们更多地关注所有的模式和技术背后,能够真真切切带来社会进步和真正的价值的这么一个属性,这是求真。

CoinVoice:您刚才讲到求变,在 区块 链 和互联网金融领域,政策都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你是怎样和政府沟通的,又是怎样把握政策红线的?

郭宇航:法律的训练,尤其是政法大学的学习经历,给我打下了很好的一个基础。

在中国我们始终要学的重要的一门课,就是政治经济学,对于政治的敏锐性,对于国家政策未来五年实验的导向性,你一定要有前瞻性。也就是说政策的导向往往是优先于法律法规的,法律法规是事后的一个弥补和补强,而政策是给了你所谓的发展的实质。所以当双创倡导的时候,你会发现用新模式来促进旧有行业的效率提升,是政府鼓励的,在这样的前提下,所谓的踩到灰色区域和在法律不明确的区域里面进行某种突破是偏向于被宽容的。

而在现在的大环境,从2016、2017年以后的金融宏观管制的背景,所有的金融活动倾向于持牌经营以后,就是我刚才跟你说的,我的投资方向也要变,我的创业方向也要变,就不再可以用草根创业的思路,用所谓的技术变革的思路来进行金融行业的这么一些模式创新了,这已经不合时宜了。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对于政策敏锐度,要多看新闻联播,多读政府工作报告,要读到文字背后的政府的意图,这对你的创业、投资和所有的方方面面的行为都有巨大的好处。

同时,你要有和监管沟通的能力和渠道。法律背景,创业者,包括我现在政协委员的身份,这些都是我不断主动去接近监管的渠道。

因为监管其实渴望了解行业,但是往往一般创业者是惧怕跟监管沟通的,我的这样的一个特性使得我们在创业初始跟监管的互动就非常密切,让监管从一个非常细小的行业的早期,就开始真实地了解,而不是通过所谓的不完整的报告中去误读某些行业。

所以,在中国创业者要具备跟监管沟通的能力,不管对于行业发展,还是自有企业的发展来说,都是一个必备的能力。不管是后面做到巨无霸的滴滴,还是当年假货充斥的淘宝,他们其实都经历了跟监管从恐惧到接近到拥抱,甚至于开始影响监管的一个过程。跟监管沟通的能力决定了企业最终的高度。

声明:本文来自火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火币网-www.qihuob.com】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