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EOS史上第一个丢币的账户,我有话要说

我的魔幻现实盗币+找币经历。

编者按:本文来自chainbrain,作者:Doofus Rick,星球日报经授权发布。

今天才听说EOS关于废除 ECAF公投案的结果,已获得了 98% 以上的票数支持。也意味着ECAF在不久将退出历史舞台。

我知道这个事情迟早会发生。作为史上第一个 EOS 私钥被盗而账户被冻结的受害者,我知道接下来又是慢慢无期的等待,等待公投后新的仲裁方案,等待BP对之前ECAF未解决案件的处理,等待 EOS 社区这场新一轮的“全民运动”所带来的改变....在经历了243天的等待后,我决定不再等待,而是把这段经历写出来,作为一路走来经历这场社会实验的见证者,其中有苦味杂陈,也有对社区治理问题的不满,同时也包含了自己的思考,跟大家分享。

-------以下内容全部真实,如有雷同深表同情-------

从第一批参于 EOS 的众筹,经历 EOS 从跌到3块到涨到150,一直持有到主网上线。在上线前几个月就通过blockone的官网做了映射,保存好了私钥到1password里,在主网上线前,把一部分币(3400个)导入到imtoken钱包里。6月9日, EOS 社区终于宣布主网已上线,我的噩梦也从此开始了。

2018.6.14

为了确认主网上线后的资产,在imtoken更新 EOS 钱包版本后,当晚我打开了钱包,导入了之前映射生成的私钥。但是在连续输完三次后都显示”账号不存在“后,我顿时傻眼了。

我第一时间核对了备份的私钥,确认无误后联系了ProChain的团队(老白,鸡哥,小鱼)帮忙。

他们确认了我的私钥确实被黑客盗取后,在6月10日主网上线那天就迫不及待的将权限变更,我的余额也被移交到黑客的账户。同时受害的还有另外两个被盗者,余额也都转移到这个黑客的账户里。

随后他们帮我排查了所有私钥可能被盗的可能性,锁定了两种可能,一个是Mac剪贴板的监控软件盗取,一个是钓鱼网站。(但是到最后我也无法确定被盗的原因)

就在我认为一切已经结束了的时候,鸡哥提到了一个由 EOS 42节点主导的 EOS 911项目(帮助那些丢失钥匙或遭受诈骗的 EOS 持币人),同时并联系上了到了 EOS 42的Bean大神。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向 EOS 核心仲裁论坛(ECAF)提交了仲裁申请和被盗账号的权限证明(我拥有 EOS 账户在映射前的ETH对应的私钥,并证明这个创世账户确实是属于我的),并希望他们能够帮助我找回资料。

很幸运的是,这个时候BP还在投票中,所有的账户处于冻结状态,3天后才进行转账等操作,如果在这段时间之前能够申诉成功并冻结账号,找回的希望非常大。

2018.6.16

这两天的焦灼等待,我从telegram群里得知主网上线后被盗的账户已经有60多笔。 EOS 911团队同时写了智能合约来帮助申诉者通过提供自己的账号权限证明,同时生成新的私钥对。一旦申诉成功,ECAF可以冻结被盗账号,以后申诉者可以通过新的私钥来认领自己丢失的账号。在提交相关资料后继续等。

2018.6.19

2018年6月19日早上8:30, EOS 核心仲裁论坛仲裁了 EOS 宪法史上第一个案件:签署仲裁文件,冻结疑似被盗的7个账户。(案件代码:ECAF_Arbitrator_Order_2018-06-19-AO-001)

看到我的账户也在这7个账户里,心里开心之余,也同时让我对 EOS 的社区治理产生了新的认识:

如果没有仲裁机构(像BTC, ETH 等未经许可的社区),如果财产被盗,丢失的财产确实无法追回,因为他们遵循了严密的限制复杂行为的规则。

而 EOS 构建的链上治理 区块链 ,核心仲裁“人治”补充了保证了法律最大的作用,并对作恶者进行审判。尤其在发展早期,由于代码缺陷和治理经验不足,类似 EOS 账户被盗等侵害用户权利的情况下,对作恶者起到了威慑的作用。

2018.6.20

然而,任何事情都有博弈,这次冻结事件是首例,导致整个社区出现了很多质疑的声音。23日,ECAF授权BP再次冻结27个 EOS 账户。引起了社区共识更大的争议。他们认为ECAF的权力过大,肆意冻结用户的账户(哪怕是被盗的)。违背了去中心化和“Code is law”(代码即法律)理念。

正常的仲裁逻辑是,纠纷双方提出仲裁,法庭审理,宣布仲裁命令,节点们执行命令。而实际的情况是:

- 这份 2018-06-19-AO-001 的仲裁命令并没按这个流程。在受害人提交了仲裁申请后,过了几十个小时,ECAF 也没有要求冻结双方账户。连节点们都在问 ECAF 到底什么时候下冻结账户的命令。

- ECAF 不仅没下命令,更让人惊讶的是,在还有二十几个小时的时候发布了一个公告,表示现在规则不完善,ECAF 不能作为仲裁的角色来治理,所以不会下命令。

- 一个应当承担起链上治理的组织,在关键时刻突然掉链子,直接连活都不干了,这让社区所有成员都没想到。

- 节点们开会同意先不经过 ECAF,直接冻结了账户,逼着 ECAF 下了仲裁命令,这才解决了问题。6 月 18 日节点们冻结了账户,6 月 19 日,ECAF 的命令才下来。

- 然后 EOS NEWYORK等大节点找借口公然拒绝执行ECAF的命令(因为他们认为执行的过程并不透明...

这一系列事件,直接导致整个 EOS 联盟主网的整理陷入极度混乱。BP的投票也陷入了僵迟阶段????。

与此同时更戏剧的是,盗号的黑客发现我的账号被冻结,竟然在 EOS 英文社区把账户通过链下卖给了另一个人,可怜那个人最终拿不到这3490个 EOS ,却损失4个btc,这笔交易归零了。(真想把黑客鞭尸)

2018.6.24

我同意 EOS New York关于 EOS 治理的理解:

“我们认为个人的生命,自由和财产应该高于代码和系统,应该受到保护,免受技术攻击和金融吞噬。”

我们希望看到一个去中心化的社会形态,但是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财产安全的基础上,如果不能保证财产安全,那这样的去中心化又有什么意义。没有完美的代码,正如比特币系统潜在的51%攻击,我们应该竭尽所能去避免这些的发生。

试想,如果你是这34个账户的持有者,当你明知道自己的账户存在潜在风险的时候,你却丝毫没有办法,你只能在网络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财产被转移却不知道向谁求助,我想多么商业化多么高tps的 EOS 网络都不会让你再多看一眼。

所以,在我看来,ECAF是应该存在的。相比于ECAF存在的合理性,我们更应该关注的是ECAF该如何定位自己?

当时的我认为这是《 EOS 宪法》制定不规范导致。宪法没有对承诺ECAF的权力下放进行准确定义造成,需要进一步优化完善仲裁机制。于是迫切希望宪法的起草公司Block.one做出回应,而Dan Larimer(BM)作为灵魂人物更应该对其做一个解释。

于是我去telegram和twitter跟BM反应了我的疑惑。

2018.6.25

不知是感动了上苍,还是BM被我不厌其烦的@搞到烦死了。他在Twitter里声明,冻结账户的可以通过节点投票来完成,超过3/5即可通过。

2018.6.27

这个善变的男人紧接着发表声明:在Medium上发表了一篇名为《代码的意图即法律》(The Intent of Code is the Law)的文章,他的观点很明确:

关于密钥被盗的相关争论,他建议不采取任何行动,并且提议节点应该将他们的部分所得贡献来补偿受害者(☠️这是什么鬼逻辑?)。

去中心化纠纷围绕着冻结账户的问题展开。ECAF冻结账户的行为“与一个向用户提供假公钥/私钥对的欺诈注册网站有关”。他表示,该团队拥有“ ETH 地址原始所有者的证据”。

如果你给人们任意的权力去解决任意的争端,那么可能所有的事情都可能变成争端。仲裁者的权力越大,争端有可能就越恶毒和琐碎,结果就越难预测。同时认为ECAF对社区造成的损害相比,他们需要为用户恢复的资金来说更加严重,并提议修改新的宪法。

这篇文章也并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答案,他只否定了ECAF现行的弊端,但并没有一个更好的解决方案。

我的问题是:既然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那我们应该采用什么样的策略去保护它?我们保护的边界在哪里?如何定义链上和链下暴力?如何去确定财产的所有权?......

2018.6.28

事已至此,我知道不出台新的宪法,丢币的案子是不可能短期得到解决的,所能做的只有等。

2018.7

等。

2018.8

等。。

2018.9

等。。。

2018.10

得知ECAF在8月开始收诉讼费,一部分作为不可退还的诉讼费在提交案件时支付,一部分作为仲裁费用。当时的问题是,之前的诉讼案子需要补缴么?如果不补缴诉讼费,是否会导致迟迟未处理?没有文件,也没有社区解答。

这段时间关于贿选和ECAF不作为的案例越来越多,机构的仲裁员的入选规则不透明,执行效率低和流程的不健全等问题提升了腐败和寻租的可能性,而拥有执行权力的 EOS 节点们对ECAF的不满也越演越烈。

而这时候BM在忙着发URI的乌托邦设想,已经无暇顾及《宪法2.0》了。

2018.11.8

ECAF发布了修改针对主网映射时 EOS 被盗账户的私钥的仲裁令,这是ECAF下达的第一个修改账户私钥的仲裁令,并通过了16个节点的投票。

这次仲裁让我重新看到了一线希望。如果投票通过,那么和他有相似度,99%的我的申诉也可以同样通过。在Ryan的帮助下,找到参与投票了 EOS 42的节点询问情况。然而,得到的答复却并不乐观。

我才知道这次总裁引起了社区几点的极大不满,也达到了零容忍,并开始发起社区公投来废除ECAF。公投这段时间内,仲裁案应该不会再受理了,然后也没有人对其进行任何解释。

2019.2.13

公投结果出来了。 EOS 的治理规则到现在也还不明确。

我已经失去耐心再关注这场权利和公平的游戏了。

整件事情下来,我最直接的几个感受:

1.社区治理从上线那一天开始,就没有想好该如何进行。如果我们接受他在刚开始的不完备性。我并没有看到后期这个社区做出任何有意义的改进。

2. EOS 这个虚拟的 区块 链 国家,无法实行美好的三权分立制度。它缺乏美国政府那样对立法权司法权行政权的明确划分,甚至连最核心的宪法都极不稳定。

3.社区的公民成了毫无参与感的看客,共识只属于那些有能力投票的人。

超级节点的竞选实际上已经违背了去中心化思想,ECAF也一种形式的暴力组织。

4.选举、仲裁,投票等规则和制度的缺乏。在现实世界中,我知道如何找到法院,如何去发起诉讼,多久能得到结果。可是我在这里,没有地方可以告诉我去哪里申诉,如何跟进整个申诉的进度,出了问题应该找什么样的人去解决(根本找不到权责负责人)

BM想构建一个新世界,那个世界里用户可以保护自己的生命、自由和财产,而不是被政府彻底玩弄于掌心。他用实际行动去建造,而当这个世界不如想象中美好的时候,他的选择是重新来过,而不是去修复。这点可以从他在Steem,BTS以及对宪法的修正态度上看出来。与其说 EOS 是一个理想国,倒不如说是BM手里的一个实验品。实验结果已不重要,因为他已经得到想要验证的一切。

声明:本文来自火币网平台用户投稿,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火币网-www.qihuob.com】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如若转载请标注文章来源:【当前页面链接】

区块链相关

区块链媒体相关

区块链技术相关

挖矿相关

比特币相关